用意
2018-01-11 10:11:00  来源:检察日报  作者:余凯

   “小梅,你来一下。”父亲在电话里说。

  她匆匆赶到父亲租住的地方,没人,楼下围着一圈打牌的老人,其中也没有父亲。“李叔,我爸呢?”“他呀,刚走,往那边走了。”

  小区后有一些准备拆迁的红砖瓦房,瓦房后是成片的庄稼地和一条弯曲的河流。七十岁的父亲站在一块巴掌大的菜地里,正弯腰浇地。

  “爸,你找我?”父亲直起腰,手在衣服上蹭了蹭,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本存折,“这里应该有一万块钱了,你帮我存起来。”

  这是父亲的退休工资,每过几个月,凑成一万块钱整数,他就要女儿把钱给存个死期。她接过存折,笑着说:“爸,你这样拼命存钱干啥,还不如买个新房,也不怕我讹了你的。”“信不过你我能信谁?再说我和你妈在这里住得好好的,买什么房子?”父亲答得认真。

  “你用不着这么辛苦的,你看隔壁邻居哪个种地?”

  “哪个不种?老王,老刘,都自己种菜。”

  帮父亲存了钱,下班再跑一趟把存单交给父亲。母亲正在厨房里烧菜,她走进去看了一眼,抽了抽鼻子,“真香!”“在这吃饭呀!”母亲扬脸说。她摇头“不了,我回家也要烧饭。”

  母亲追了出来,“吃了饭再走吧,马上就好了。”父亲说:“算了,等星期天把她们一家喊来再说,小梅一个人在这里吃也不安心呀。”

  这一片是老小区,先前刚到这个城市落脚的时候,她也住在这里,毕竟租金便宜。父亲退休后为了帮她接送孩子,也和母亲从矿上搬了过来。后来她在城里买了房,搬了过去。让父母一块去,老人家不干。

  星期天照例是走亲戚般一家人去父母家,赶到时菜已摆上桌。父亲拿出一瓶酒,又拿来两个酒杯,斟满,一杯端给女婿。然后郑重地站起来,“今天宣布一个事情。”

  父亲掏出一个信封,打开,里面是一张张存单,有十多张,都是她替父亲存的。她把心提到嗓子眼,紧张地咬着筷子看着父亲。父亲落座后说:“这是我和你妈这些年存下的,今天都拿给你们,就一个要求,等我和你妈都老了,或是一个人时,就到你们那里住。”

  她眼里蓄满泪,一滴滴滚落下来。

  编辑:王强  

上下篇导读

 · 如果你想来这里
 · 母亲节
 · 一家人
 · 捐款
 · 说“是”说“不”